【信息时报】广州基金抢滩国企混改 “走出去”才能做强做大

时间:2017-05-24

信息时报讯 (记着 袁锋)5月22日,中共广东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开幕。在一个多小时的大会报告中,“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被再次特别提及。国企做大做强,改革是应有之义。如何改?此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有共识——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而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成为其间的重要突破口。广州国企改革一直在全国处于先行先试的位置。作为广州市国资委全资控股企业,参与国企混改,是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基金”)的天然职责所在。“未来十年,国企改革将成为中国经济最有力的增长引擎和最有价值的投资领域之一。”一位广州基金的高层说。

  发力广州国企混改

  据巨灵数据今年年初的统计,共有近20个省市出台地方混改指导文件,其中广东、上海、山东、北京已进行混改的上市公司的比重相对较高,分别为13%、11%、7%、6%。在广东省会广州,更有近七成市属国企已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造,在此基础上,广州国企的“二次混改”进一步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成立于2013年的广州基金,是最早介入国企混改的企业之一。该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广州基金是广州市委、市政府为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放大财政资金引导效应、带动社会投资、强化区域金融中心地位而成立的产业投融资平台。4年来,广州基金发展迅猛,截至2016年底,其签约基金规模超过1700亿元,管理规模800亿元,总资产270亿元,是国内首家获得外部AAA评级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是广东省首例获得标普、惠誉最高公开评级的资产管理类公司。

  “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定位,与当前如火如荼的国企混改可谓不谋而合。2016年1月21日,广州基金与广州建筑集团、广州地铁、广州万宝集团、广州纺织集团等4家国企签署国企混改基金战略合作协议,提出了独特的“国企混改2.0”模式。传统上,国企混改是企业简单的改制、合并、拆分、转让,这种模式存在项目、资金来源单一,社会资本进入难、顾虑多,退出渠道少等问题。“‘国企混改2.0模式'具有四大关键要素:基金进入、并购做强、资本运作、员工激励。”广州基金一位负责人说。

  在此背景下,广州浪奇联合广州基金,成立了浪奇专属的资本运作平台——广州汇垠浪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垠浪奇”),拟发起设立首期规模不超过10亿元的日化及大消费产业并购基金。分析人士指出,并购基金是推进国企改革、加快国企做强做大的重要运作方式。以浪奇为例,作为专属的资本运作平台,汇垠浪奇可围绕广州浪奇的战略规划,充分利用广州基金在资本市场的专业优势和PE的灵活性,一方面放大国有资本引导效能,为广州浪奇的并购重组提供资金支持。另一方面,紧密跟踪国内外大消费板块的投资机会,构建日化消费并购项目储备库,借助广州浪奇丰富的产业经验,加速广州浪奇日化板块深度整合,推动广州日化产业转型升级。

  实际上,早从2014年起,广州基金即陆续布局国企混改,如参与中广核(3.1亿港元)、联想控股(2.3亿港元)、环球医疗(1.1亿港元)、中国通号(3.8亿港元)等知名央企的H股基石投资,以及华闻传媒的定向增发。在广州本地,广州基金与广汽集团、广药集团、城投集团、万宝集团、纺织集团等均有深度合作。譬如2016年10月,广州基金通过旗下公司出资60亿元参与广汽集团的定向增发,定增完成后有望成为广汽集团第二大股东。

  试水“走出去”战略

  在多家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牛刀小试乃至开花结果之后,广州基金把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平台。2017年3月,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与浦发银行、广州基金共同成立了国新央企运营投资基金,总规模1500亿元。该基金计划通过股权投资、财务性投资等方式,参与企业资产证券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市场化改制上市等项目,支持央企发展,为国企混改输血和储备资源。藉此,广州基金有望在更多央企和本外地国企身上,嫁接其改革经验和模式。

  与此同时,广州基金还致力于推动异地城市发展基金,通过与当地政府紧密沟通,结合当地实际状况,设计城市发展基金方案,寻求业务合作。目前,规模为200亿元的东莞城市发展基金和规模100亿元的呼(呼和浩特)穗城市发展基金,均取得重大进展。2016年9月,主要投向东莞市重大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东莞城市发展基金基金,完成了社会资本及托管银行的招标工作,预计6月底完成募集资金50亿元,用于投资东莞市水务项目。呼穗城市发展基金已募集到资金35亿元,并通过股权+债权的方式成功投向呼市如意开发区总部建设。知情人透露,广州基金还在与云南、宁夏等地洽谈推进国企混改的整体合作事宜。

  而近期备受关注的拟要约收购爱建集团(600643.sh)30%股权一事,则是广州基金在试水跨地区国企改革、推进区域金融合作方面的最新举措。申万宏源早些时候的一份研究显示,对2016年的国企混改样本分析发现:二级市场重组最多,对股价影响最大,地方国企改革热情更大;以地域论,广东资本运作最多,上海重组最多。“在国企改革方面,粤沪两地特色明显,合作互补的空间也很大。”分析人士指出。

  2015年,《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发展和利用资本市场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做优做强,建设成以股权投资为特色的金融控股集团”。“作为广州金融业的新兴力量,为广州市的金融发展添砖加瓦,是广州基金的使命所在。”前述广州基金高层说,“而通过加强异地金融合作,‘走出去'参与其他省市的国企混改,向发达地区学习取经,无疑是最便捷有效的途径之一。”

 

  • 上一条
  • 下一条